新生兒患重症急需肝移植,母親稱怕疼拒絕割肝,阿公怒了:我來

静静,花开了 2020/09/11 檢舉

謝洪生,今年53歲,家住山東省臨沂市平邑縣,日子過得不算富裕,把孩子婚事操辦完後,一家人也算是過上了幸福生活。就在一家人一起憧憬規劃未來時,所有的平靜都被孫女謝知非的出生打破了,悲劇開始一幕幕的上演。

去年11月1日,一個很特別的日子,這一天謝洪生家中迎來了一位小「公主」——孫女謝知非出生了。迎接新生命的喜悅僅僅維持了三天,孩子就因為全身蠟黃被診斷「ABO溶血」隨即送進重症監護室。那一刻,對於這一家人來說,幾乎天都要塌了。謝洪生帶著家人在重症監護室門口守了5天5夜,當從醫生手中接過只有5斤重的孫女時,他再也抑制不住內心的悲痛,哭成了淚人。

為了讓孩子能夠活下去,兒子和兒媳開始帶著孩子前往大城市求醫。等待確診的日子很煎熬,每天都有打不完的針,做不完的檢查。62天后,小知非終於被確診為:先天性膽道閉鎖。一聽到先天性,小知非的爸媽慌了,查了很多資料,瞭解到「葛西手術」能夠延長部分患兒生命,但是最終治癒的辦法還是需要肝移植。

小知非的父母毫不猶豫簽字,做了葛西手術,想為她延續生命。手術後,小知非的黃疸較之前有所好轉,於是安心出院回家休養,也想搏一搏幸運之神會不會眷顧這個孩子。然而,幸運之神並沒有降臨在孩子身上。

小知非出院後,開始出現腹瀉、肝功能異常,並逐漸出現肝硬化,無奈再次來到醫院。醫生經過檢查評估,介紹說孩子需要做肝移植手術。「從來沒想過這麼小的孩子會受如此折磨,我每天都沉寂在痛苦之中,不知道未來的路到底該如何走下去。」望著蠟黃蠟黃的女兒,孩子父親心如|刀|割|。「孩子的病不能耽誤啊!」一家人開始冷靜下來,準備前往上海給孩子做親體肝移植配型。

「老公,我剛剛生完孩子,傷口還沒有好透,現在又要開|一|刀,太疼了,我害怕!」小知非的母親望著冰冷的手術臺對丈夫說,丈夫疼惜的摟過妻子:「有我呢,|割|我的肝!」謝洪生知道了兒子的打算之後,怒道:「你是家裡的頂樑柱,為知非這個病借了那麼多錢,以後誰來還?」「不行,我不同意,這個肝我來捐。」兒子兒聽後都傻眼了。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你可能會喜歡
X
檢舉
請使用真實的郵箱如無法和您取得聯繫我們將無法對您的檢舉進行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