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6歲女孩ICU裡搶救治療60餘天,父母整日蹲守樓下不忍放棄,求大家幫忙集氣

刘文鹏 2020/10/04 檢舉 我要评论

疫情期間,整個城市的街道突然冷清,像是被按下了暫停鍵。我和妻子給在重症監護室的女兒送完生活用品後,在住院部樓下來來回回地徘徊著,久久不願離去。我們時刻都在牽掛和擔心著女兒,她已經在北京阜外醫院重症監護室裡搶救治療了60多天。看著醫生幫忙拍的照片,我和妻子的心都快碎了。

自從女兒進入ICU後,我和妻子經常帶著孩子最喜愛的玩具,坐在重症監護室門口的走廊裡等她,因為那是離女兒最近的地方。現如今,因疫情的原因,所有的病患家屬送物品,均只能送到住院部樓下,統一消毒後進行科室配送,只有住院部樓下才是離女兒最近的地方,彷彿在這裡才能感受到女兒的氣息。

女兒從出生前2小時,不幸被診斷患有「先心病」。6年來,我一直生活在隨時失去孩子的恐懼中。儘管很多人建議我們放棄治療,但看著可愛懂事的女兒,我們從未動搖過。

這麼多天以來,由於見不到孩子,每天晚上我都會翻看孩子以前的視頻和照片,看著孩子昔日甜甜的笑臉,我時而哭時而笑。夜裡,我常常夢到女兒出現在自己面前喊爸爸,當我去擁抱孩子時,猛地從夢中哭著醒來。

每天下午4點,醫院會打電話告知孩子的病情和近況,如果是其他時間醫院打電話,那肯定是病情出現危急,以至於我們現在在其他時間接到院方來電,都會嚇得汗毛豎立,渾身顫抖著接聽。

我叫杜念金,家住山東省臨沂市郯城縣勝利鎮後房莊村。2014年1月12日,妻子王葆榮準備臨盆,孩子出生前2小時,卻被診斷出心臟有雜音。妻子產檢時做的孕檢、彩超和各項檢查均顯示正常,我們怎麼也弄不明白,為什麼偏偏在出生時卻檢查出了心臟有雜音呢?

女兒出生後出現缺氧、皮膚青紫的狀況,直接轉到了縣醫院重症監護室搶救治療了3天。病情穩定後,做了超聲波和心臟彩超檢查,最終被確診為「先天性心髒病」、「肺動脈閉鎖」、「房間隔缺損」。由於孩子太小,體質薄弱,做手術風險較大,醫生建議好好餵養,等大一點再進行手術治療。

因為女兒患有先心病,我們格外細心地照顧著她,但還是因為體質差,一個月裡有一大半時間都是在治療感冒、發燒、肺炎中度過,藥更是從沒間斷過。

女兒8個月大時,有一次肺炎嚴重出現呼吸困難,渾身青紫加之患有先心病,醫院下了病危通知書。當時,孩子的姑姑把女兒的小壽衣都準備好了。

我得知消息後從工地飛奔回家,看著奄奄一息的女兒,開始給她拍背,並嘴對嘴地給孩子吸痰,就那樣抱了女兒三天三夜。也許是我的真誠感動了上天,孩子竟奇蹟般地慢慢好轉。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户评论
你可能會喜歡
X
檢舉
請使用真實的郵箱如無法和您取得聯繫我們將無法對您的檢舉進行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