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兒子偕同夥監禁虐殺17歲少女,母親竟全程未制止…日本最令人髮指的女高中生水泥埋屍案

兒子偕同夥監禁虐殺17歲少女,母親竟全程未制止…日本最令人髮指的女高中生水泥埋屍案
2020/12/21
2020/12/21

1988年11月,17歲少女古田順子被宮野裕史一干人誘拐後,先被[性·侵],之後被帶到嫌犯的住處監禁殺害。(圖/取自網路)

1988年11月,17歲少女古田順子被宮野裕史(現改名為橫山裕史)一干人誘拐後,先被[性·侵],之後被帶到嫌犯的住處監禁,接著開始了她長達41日的地獄生活。等人們下次再看到少女時,少女早已成了裝在水泥桶內的腐爛遺體、死狀悽慘。究竟少女被監禁的這段期間,遭遇了什麼事?犯人又出於何種原因,要犯下這種令人髮指的事?

這起事件被稱為「女子高中生水泥埋屍案(又稱:綾瀨女子高中生水泥埋屍案)」,兇手的殘暴令日本人至今提到都還膽戰心驚!犯人除了在被害者死後用水泥封屍外,受害者生前還經歷了長達41天的監禁,過程中多次被兇嫌4人[強.姦]、[性.虐]待,包括將瓶子、香菸等物品塞到[陰.道]、肛門等部位,變態又泯滅人性的可怕行徑震撼日本社會。更令人訝異的是,這4名兇嫌犯案時,全是不到20歲的高中生,而少女被監禁時間長達1個多月,附近的鄰居明明知情卻都充耳不聞,不禁令人懷疑,我們與惡的距離到底有多近?

用假車禍欺騙高中少女  將17歲的她推入地獄

這起駭人聽聞的事件,要從1988年日本埼玉縣說起。犯人宮野裕史是一個幫派混混,中輟後的他與一些不良少年組成了「極青會」,一夥人常會聚在一起。1988年11月25日,宮野拜訪了另一名犯人——湊伸治的家,由於當天是一般企業的發薪日,缺錢花用的宮野裕史便邀請了湊伸治一起去路上隨機搶劫,接著兩人騎上跟朋友借的腳踏車,開始到路上物色目標。

同一天,打工結束後的17歲高三生古田順子,正騎著腳踏車在回家的路上,卻不幸遇上人生中最恐怖劫難——她剛好被正在找下手目標的宮野裕史、湊伸治瞧見。宮野見順子是名女子,想到了能藉由假車禍來敲詐。於是宮野裕史命令湊伸治故意先將順子踹倒,之後自己再假好心上前接近。

順子倒地後,宮野裕史連忙跑來關心,邊說著「大丈夫ですか?(沒事吧?)」,邊將順子扶起,並向順子佯稱「你已經被黑道盯上了,非常危險,讓我送妳回家吧。」之後把順子帶到附近的倉庫後,宮野裕史馬上露出真面目,威脅順子交錢並強押到賓館[強.姦]得逞。

無辜少女被不分晝夜地淩虐  兇手母親竟袖手旁觀

當天晚上10點,回到家後的宮野裕史開始打電話召集他的狐群狗黨,分別是先前提到的湊伸治、學弟小倉讓(現改名為神作讓),以及小弟渡邊恭史。隨後,4人將順子強押到湊伸治位在東京足立區綾瀨的住家二樓監禁。恐怖的是,當時湊伸治的爸爸雖然到沖繩出差,但媽媽與哥哥是在家的,所以他們帶順子回家的事,湊伸治的家人應該多少知情,卻未對這個可憐少女伸出援手。

11月28日,意猶未盡的宮野裕史更呼朋引伴,叫了另外兩位小弟,一起來湊伸治的家中「享樂」。於是一行人趁湊伸治的家人熟睡時,開始輪姦順子,順子自然是抵死不從,拼命喊叫,據說當時的吵鬧聲還驚動了睡在一樓的湊伸治母親。於是,他們一夥人便馬上拿枕頭壓住順子的臉,順子失去了第一次被搶救的機會。

11月30日,過了快一個禮拜了,湊伸治的母親才第一次見到順子,儘管之前就察覺自己的兒子帶了女生回家。照理來說,看到陌生女子出現在自己家中,一般人都會詢問原因,但湊伸治的母親卻因為害怕被湊伸治家暴,所以只是要湊伸治「趕快讓她回去。」就沒再做些什麼。

過了一個禮拜,湊伸治的母親知道順子仍被關在二樓,卻還是沒有報警或釋放順子,僅是對順子說:「請妳趕快回家吧。」不過被限制行動,甚至暴力相向的順子,想逃也逃不出去,湊伸治母親的行為根本對順仔毫無幫助,且任由這件事繼續下去。

隨著監禁日子的增加,順子的生活也越來越悽慘,宮野裕史一夥人不分晝夜玩弄她的身體,幾乎天天強暴、[性.虐]待。甚至當順子被虐到不省人事時,他們還會拿一桶冷水潑醒她,要她起來繼續供他們玩樂虐待。如何虐待呢?宮野裕史一夥人會把順子的陰毛刮除,並將鐵棒、酒瓶等異物塞到順子的[陰.道]、肛門中,甚至還會塞香菸、鞭炮然後點火,目的就是想看順子慌張的樣子。他們心情好的時候,就很病態的要順子跳裸舞、[自.慰],心情不好就是暴力毆打。到最後, 順子甚至還曾多次希望宮野裕史一夥人直接把她殺掉算了,寧死也不想再繼續被虐待。

把少女活活打死  再用水泥封桶棄屍

時間來到了12月,順子終於在某天傍晚發現了可以逃脫的機會。那群不良少年們計畫深夜要去夜遊,所以早上全都還在睡覺。趁著這個機會,順子從二樓溜到一樓,打電話報警。但不幸的是,話才說到一半,卻被剛起床的宮野裕史發現了。他馬上撥電話回去給員警,跟員警說:「沒事沒事,搞錯了而已。」東窗事發後,這些不良少年對順子更加過分了。為了懲罰,他們就在順子的腳上撒上打火機油並點火,導致順子的腳嚴重燒傷且無法行走,最後傷口化膿並發出惡臭。無法行走的順子還因為多次尿溼床單而被毆打,打到臉部整個變形。對於宮野裕史一夥人而言,這時的順子已從取樂的對象,變成了累贅。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