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歲血癌少女的告白:即使有一天我離開, 我也是帶著感激走的

姚会 2020/10/12 檢舉

爸爸背著我從河北醫院回家的情景彷彿還在昨天,現在我又被父母背回河北醫院。在家的一個多月,我將每一天都當作最後一天來過。我很珍惜我未知的存活時間,雖然爸媽一直很努力地在救我,但是我知道他們的能力有限。家裡能賣的都賣了,還欠了很多債,他們已經盡到了做父母的責任。即使有一天我離開,我也是帶著感激走的,我想對我的爸媽和其他親人們說:「我愛你們,謝謝你們。」

生病後躺在病床上,我天天都在嚮往校園生活,夢想能和我的同學一樣重回校園,畢業後找份工作然後成家,陪伴父母度過他們的晚年生活。我不知道還有沒有機會活著,我真的不想再看到爸媽和爺爺奶奶為我的治療費著急上火,吃不下睡不好。我能預想到我最壞的結果,是時候和大家做個告別了。

我叫郭佳怡,今年16歲,老家在黑龍江省哈爾濱市賓縣常安鎮鄉下。我家有五口人,爸爸郭俊濤38歲,媽媽朱麗娜37歲,還有年過6旬的爺爺奶奶。2004年我出生了,父母靠著種地打零工養家。家裡經濟不富裕,但一家人在一起很幸福。上學後,我性格開朗,學習優秀,是個愛笑的女孩。都說愛笑的人運氣不會差,可是厄運在2019年11月突然降臨到我身上,家裡沒了歡笑聲,全家的生活被我的病改變了。

那天是初三上學期期中考試的第一天,我突然全身沒勁,臉色蒼白。當晚,我開始發燒,身上出現很多出血點。第二天,我還想去考試,但媽媽堅持帶著我去了縣醫院。醫生檢查後建議轉上級醫院,媽媽打電話叫回了爸爸,隨後我們坐車去了哈爾濱。在哈爾濱一家醫院,我被確診患上骨髓增生異常綜合徵MDS白血病。得知消息,爸爸媽媽當時就癱坐在地上,他們希望是誤診,又帶我去另外一家醫院,結果還是一樣。

我當時問醫生:「阿姨,我想知道我的病能不能治好,希望有多大?」醫生說要先做化療再做骨髓移植,希望還是蠻大的,但是需要很多錢。從醫生嘴裡我得知,治療費需要數十萬,這對我們家來說是天文數字。爸爸毫不猶豫地掏出帶來的錢,給我辦理了住院手續。他對醫生說:「有救就好,有錢沒錢我們都要救孩子。」平時大大咧咧的父親,此刻兩眼噙淚,言語結結巴巴。

住院後,爸爸說回家去湊錢,他叮囑媽媽照顧好我,還叫我好好配合醫生治療。我看著爸爸慢慢走出病房,身體也不再像平時一樣挺拔,背影看起來像一個上了歲數的老人。爸爸回家後,媽媽每天都要接好多電話,我聽到爺爺奶奶的哭聲從電話裡傳過來,很多親戚朋友打電話來問我的情況。等爸爸再次回醫院,已經是半個月後了,他明顯黑了瘦了。爸爸安慰我說:「不用擔心,爸爸賣鍋砸鐵都要給你治病,你要堅強樂觀。」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你可能會喜歡
X
檢舉
請使用真實的郵箱如無法和您取得聯繫我們將無法對您的檢舉進行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