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飞机师在新航工作20年:我们是第一批被裁的,但这完全是我的错

zbc 2020/10/02 檢舉 我要评论

导语:9月10日,新加坡航空集团宣布,旗下航空公司将共计减少约4300个职位,据了解,这将是该集团最大规模的一次裁员。新加坡航空集团表示,在考虑到招聘冻结、自然减员和自愿离职计划后,新加坡及海外航站受影响的员工总数将减少到2400人。

(新加坡28日讯)新加坡航空公司本月14日裁退50多名机师,据了解,他们都是就业准证持有者,一名马来西亚籍机师遭裁退后准备回乡,他坦言后悔没有试着申请新加坡公民或永久居民身份,或可因此延迟被裁。

《今日报》报道,这名不愿透露姓名的40余岁马来西亚籍飞机师,已经在新航工作了20多年,他被裁退后,准备3周后返回马来西亚,以减少开支。

他说,驾驶飞机飞行是他的强项,这也是他唯一做过的工作。尤其是在他这个年纪,其他领域缺乏经验的情况下,踏入未知领域是相当可怕的。

他坦言,后悔当初没有尝试申请新加坡公民身份或永久居留权。

「我们是第一批被裁的,也许是因为我们不是新加坡人,也不是永久居民。如果(有了公民身份)也许我被裁这件事会来得晚一些……但这完全是我的错。」

新航早前宣布,新航、胜安航空和酷航将遣散约2400名员工。除了裁员,新航早前宣布在8月起全体员工减薪至少10%,本月再宣布另一轮减薪。

新航和新加坡民航机师协会达成协议,从下月1日起,机师将减薪10%至60%。

面对减薪,有的新航飞机师选择当送货员帮补家用。

当送货司机帮补家用

化名为Brian的新航飞机师自今年3月以来,一直在啦啦快送(Lalamove)、GOGOX和Ryde等送货平台做司机,他表示,虽然一些飞机师担任安全距离大使,但自己并非唯一一名选择做送货司机的机师。

20多岁的Brian告诉《今日报》,他驾驶的航班从每个月6到8趟,减少到只有一趟而最近一次的飞航是在4月。

「我的基本工资不足以支付每月的开销和存钱。现在,我可以过得更舒服了。」

他透露,自己已经通过送货赚取2000至3000新元(约6000至9000令吉),用来支付保险、住房和汽车贷款。

他很感恩自己送货已经渐入佳境,因为周日是送货业务最繁忙的时候,而现在新航又宣布了进一步的减薪。

「我很幸运,我不用急着开始做另一份工作,也不需要适应送货。」

化名为CJ的28岁机师在新航担任机师已有4年时间。他表示,即使减薪,他对薪水也很感激。

「不能再要求更多了」。

在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爆发前,包括津贴在内,CJ平均每个月能挣1万4000新元(约4万2000令吉),新航宣布减薪后,他的基本工资从7600新元(约2万2800令吉)降至6460新元(约1万9380令吉)。

「我认为,我无法在其他工作可以赚到,同我们现在所赚的相比或相等的薪水,所以我认为公司真的很好。」

CJ透露,他将于明年1月在新加坡国立大学攻读工商管理硕士学位的部分时间课程。

新航宣布更大幅度的减薪,身为机师的孙俊伟正在寻找其他的全职工作。图为他和女儿的合照。(孙俊伟面子书)

平日花费少 减薪影响低

新加坡航空公司本月中旬宣布更大幅度的减薪后,身为机师的前进党前候选人孙俊伟首当其冲,他庆幸自己平时花销低,因此减薪的影响有限。

《今日报》报道,孙俊伟(30岁)受访时表示,尽管需要照料5个月大的女儿,但减薪没有真正影响到他,也没有给他的家庭带来烦恼。

孙俊伟表示,自己在新航工作5年,日常开支非常低。

「我的导师总是告诉我,你应该把基本工资当作你的薪水,永远不要计算你的津贴,因为你永远不知道会不会有一天突然没有航班了,而不得不靠基本工资生活。所以,我每个月的花费真的很低,我尝试着清楚意识到这一点,我可能需要多少东西?」

孙俊伟表示,他正在寻找其他的全职工作。

孙俊伟在今年7月举行的新加坡大选,代表前进党竞逐丹绒巴葛集选区,以36.87%的得票率,不敌新加坡贸工部长陈振声领军的人民行动党团队。

上月初,孙俊伟被任命为增设的前进党青年团主席。

用户评论
你可能會喜歡
X
檢舉
請使用真實的郵箱如無法和您取得聯繫我們將無法對您的檢舉進行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