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因分手吵架掐死情人,將ㄕ體藏於家裡獨處2日,期間正常吃飯打牌

DoveMiao 2020/07/30 檢舉

近日,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對一起故意殺人案進行了終審宣判,被告人俞某以故意殺人罪終被判為無期徒刑。

而這個案子,發生在2018年。嫌疑人俞某與被害人徐某英相識的時候年齡都不小了,俞某當時48歲,徐某英有一個20多歲的兒子。這兩個人在2018年10月份相識,當時是如膠似漆,火速確定了男女朋友關係並開始熱戀。但是這熱乎勁兒也就不到一個月,兩個人就開始吵架。而吵架的原因據俞某後來的供述,是因為他發現徐某英背著他與前男友約會,遂心生不滿。

但是兩人最終爆發激烈爭吵並且動手的主要原因卻不是這次約會,而是關於錢的問題。當年11月底,徐某英提出了一個要求,那就是讓俞某將工資上交給她,看來是要拿捏家中的"財政大權",但是俞某本來心中就十分不痛快,自然是不會答應徐某英的要求,拒絕之後又哭窮,盯上了徐某英的積蓄,讓她借給自己2萬塊。

對於一個女人來說,其所能找到安全感的東西都是不同的。對於徐某英來說,可能就是錢財方面。可能當時的她覺得,俞某不把錢交給他,這個人就是靠不住,於是在11月30日兩個人決定分手,但是也算是和平分開,並沒有徹底斷絕往來。到了12月4日兩人還曾在徐某英居住的大雲雅苑社區一起吃飯,當時的二人也並沒有什麼不滿的情緒。

可是等到下午2點多,徐某英午休起來後又和俞某因為之前的事情吵起來,怒火攻心的俞某動手開始掐人,徐某英在掙扎當中被掐死。俞某也沒想到自己真的掐死了人,驚慌當中他先是用毛巾蓋住了徐某英的臉,又覺得十分害怕,於是又壓了一本很厚的《水滸傳》在上面。大概是不敢相信人就這樣被掐死,過了一會俞某又將書和毛巾拿下來,想著給徐某英做個心肺復蘇試試看,但是此時的徐某英已經毫無反應,俞某這時才大感不妙,於是開始"想辦法"。

人沒了,看來只能是能瞞多久瞞多久了。俞某想著是趁沒人發現,先藏一陣ㄕ體再說吧。於是他將被子覆蓋在徐某英的身上,回廳裡抽煙想辦法。一坐坐到了晚上六點,已經接受人被自己掐死事實的俞某去屋裡看了看死者的情況,發現她已經徹底涼透之後他選擇填飽肚子,去廚房吃掉了中午兩人吃剩的飯菜。

吃飽了的他決定出去轉轉,畢竟和ㄕ體共處一室也很需要勇氣。俞某強作鎮定的在晚上7點左右出了門,到附近的麻將館打牌,一直到晚上11點多才回來,直接睡在了客廳。說是睡覺,但是屋子裡一具ㄕ體在,還是自己親手殺死的,俞某這一宿必然也是輾轉反側。

後來據他的供述,第二天早上7點他就離開了,等到中午才回來。吃了飯以後又去打牌,一直到了吃晚飯的時間才回來,回來吃了晚飯以後他返回麻將館,就這樣度過了徐某英死亡後的33小時。等他再次回家,發現屋子裡的味道非常不對,他意識到是ㄕ體腐敗了。為了不暴露,他將空調製冷打開到23℃,還用溫水擦了擦徐某英的遺體。報警肯定是不敢報警的,他又開始通過看書打發時間,看的正是那本壓過徐某英臉的《水滸傳》。

就這樣看似正常,實則非常詭異地一人一ㄕ獨處的模式,終於被徐某英兒子的3通電話打破。徐某英的兒子潘某某發現母親一直沒有消息,就打來了電話。他是知道母親和這個俞某談戀愛的事情的,但是母親一直不接電話讓他覺得不妙。

在他的再三追問下,俞某終於忍不住說了徐某英已經死亡的消息,但他仍然沒有說實話,只是說徐某英因為急病在家去世了,得知情況的潘某某趕來查看。當時潘某某稱他一進屋就感覺不對,家裡味道這麼大,並且母親的遺容非常嚇人,整個ㄕ體都不像是剛剛死亡的樣子。

但是潘某某也沒有聲張,而是假意要求俞某去和自己一起去報警。畢竟就算是病死也是"獨自"死在家中,讓警方備案一下總沒有錯。俞某當時也是心懷僥倖,就故作鎮定地和潘某某去報了警,編造了自己偶然發現徐某英死亡的謊言。

但是ㄕ體痕跡卻是不會騙人的,加上警方的傳喚,俞某在12月7日就徹底的交代了犯案經過。直接被收押進入審判流程,經一審判決,法院因其有自首行為,判處 無期徒刑並賠償徐某英家屬經濟損失5.3萬元。

判決一出,雙方均表示不服,都表示要上訴。一直到今年,法院終審維持原判。真是可惜一條人命就這樣沒了,賠償也僅為5.3萬。

你可能會喜歡
X
檢舉
請使用真實的郵箱如無法和您取得聯繫我們將無法對您的檢舉進行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