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黑衣最難處理」全世界舊衣回收解方,藏在70年台灣化纖大廠

「黑衣最難處理」全世界舊衣回收解方,藏在70年台灣化纖大廠
2020/12/30
2020/12/30

化學系都知道怎麼分解聚酯,但人間很殘酷,我們回收的舊衣八成都變垃圾。不過,台灣將是世界救星!還沒開始蓋廠,遠東新的回收技術就讓成衣品牌都趕來下訂。明明寶特瓶循環已吸引Nike合作,遠東新為何還要挑戰大魔王?

台灣舊衣回收技術獨步全球。由於衣服材質及顏色的複雜特性,化學循環法被認為是未來處理舊衣最有可能的解方。圖片來源:王建棟攝

「這是二手衣製成的原料,」在桃園內壢的研究所裡,遠東新協理張根源拿出了一罐液體。只要再經過脫色、反應結晶等程式,這一罐烏漆抹黑的液體,就可以重新製成衣服。

小小毫不起眼的100毫升,就是這家70多年台灣化纖大廠下一個最有野心的計劃:把衣服變回衣服。(看更多:)

遠東新回收舊衣裡的聚酯纖維(polyester),舊衣打碎後藉由化學藥劑分解為最原始的分子狀態,再純化製成原料。

今年開始遠東新已經實驗小量量產,也同時找土地蓋廠房,預計2023年完全量產。已經有成衣品牌找上門,要把過季賣不掉的庫存衣物,透過化學循環重新變成原料。


關鍵數字:舊衣問題有多嚴重?

買愈多件,穿愈少次:2015年,全球一年賣出的衣服已超過1000億件,比2000年的500億件翻倍;但是,平均一件服裝從購買到丟棄的穿著次數卻下降了36%。 你回收的舊衣,八成都變垃圾:全球紡織品,最終57%掩埋處理,25%進焚化爐。只有8%進入二手衣市場重新作為商品,約10%打碎製成填充物回收再製。

寶特瓶變衣服已吸引Nike,何必花十年挑戰大魔王?

事實上,遠東新早已是全球紡織業慣用的環保材料——再生酯粒(rPET)的全球第二大生產商。遠東新將廢棄寶特瓶,用物理方式回收成瓶子或纖維,與可口可樂、Nike、愛迪達等品牌長期合作。

市場既然穩固,遠東新為何還非做挑戰用化學循環回收舊衣呢?

「我們是以人造(纖維)為核心的國家,」紡織產業綜合研究所永續驗證組組長李若華認為,台灣化纖巨頭遠東新、新光合纖在今年的紡織展都發表新的化學回收技術,其實是未雨綢繆。

近幾年,全球大品牌紛紛為了環保,傾向捨棄石油做成的人造纖維,或者全面使用環保回收料,像愛迪達已經喊出2024年所有聚酯纖維都要使用回收料,快時尚巨頭H&M更誓言2030年前全面使用環保永續材料,這對台灣的聚酯化纖產業來說是機會,但也是危機。

此外,rPET主流的物理回收法,仍然只能從瓶子變衣服,每一次物理回收,材質都會經歷一次損耗,終其一生寶特瓶只能物理回收6到7次。而化學循環法沒有損耗材質的問題,可以無窮地循環再造,雖然開始的成本比較高。

遠東新的客戶——可口可樂已先開口,要把自家的寶特瓶透過化學循環重新做成原料。

這更讓遠東下定決定,挑戰「從衣服變成衣服」的高難度科技,未來遠東新的化學循環將有兩條產線,一條是把廢衣做成纖維原料,一條是把廢棄寶特瓶做成寶特瓶原料。(看更多:)

「台灣有非常完整的聚酯紡織供應鏈,未來可以提供整套循環體系,」循環台灣基金會執行長陳惠琳認為,跟全球其餘30多家發展化學循環技術的企業相比,如果我們能率先做出有經濟效益的回收材料,台灣紡織業可以主打讓品牌商落實生產者責任,回收自己售出的衣服,進一步建構循環、溯源模式,輸出給其他市場。

化學系都知怎分解,但人間很殘酷

遠東新下定決心投入研發,沒想到光技術開發就是十年長征。

絕大部份衣物都由兩種以上不同纖維的混紡布料製成。從天然纖維的棉、羊毛及絲,一直到人造纖維如尼龍、萊卡與嫘縈等等,為了不同的需求及設計都有不同的比例。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