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家研究發現,死亡瞬間或仍可感知聲音,臨終告別需謹言慎行

天空之城 2020/10/14 檢舉

地球上的物種無一例外走到生命的盡頭,最終都會面臨死亡,因為渴望生存所以都會懼怕死亡。由於人類要區別於其它大部分的物種,我們在地球上經歷了數百萬年,發展出智慧文明,已經關注到三個問題「我是誰?我從哪裡來?我要到哪裡去?」。

而死亡對於人類來說一直都令人恐懼並且充滿著神秘色彩,在很多神話故事以及各種宗教中都有對於死亡後的描述,無可避免地不過「靈魂」一說。

當然主流科學認為生物的生老病死是一件非常正常的事情,死亡不過是生物機體失去了活性,機體細胞到達了壽命,最終就變成了一堆有機質,經過漫長時間的腐化,生命體將重歸大自然。

但不久前科學家的一項研究吸引了很多人的關注,人在死亡後的一段時間仍然可以聽到或者更準確的說是感知到外界的聲音,目前這項研究已經被發表在《Scientific Reports》上。

這給出了提醒,當我們做臨終告別的時候要謹言慎行,同時盡可能的多陪伴一段時間,因為這可能會成為他們人生中最後的記憶,陪伴他們走過生命的最後時刻。為了證明這個可能性來自不列顛哥倫比亞大學的科研團隊利用腦電圖(EEG)來判斷生命體大腦作出的應激反應。

整個實驗按照標準分成三個對照小組,首先是健康人員,其次是臨終關懷患者清醒時,第三組是臨終關懷患者無反應時。科學家找到了13個家庭,這些家庭中都有瀕臨死亡的患者,一般都是預期在幾個小時內自然離去。

科研人員利用配備有64個電極的設備測量接收臨終患者的腦電波活動,此後釋放出不同頻率的常見和罕見聲音,記錄出資料。

科學家通過對三組資料之間的比對,發現垂死病人聽到聲音信號後,腦電波的活動和健康人是非常類似的,這個變相地說明了人造瀕臨死亡或者死亡後的短暫時間內可能會感知到周圍的聲音。

當然這個實驗主要表明了機體在死亡的瞬間對外界環境是有反應的,只不過意義不大。人體有兩個主要的器官大腦和心臟,醫學上判斷人死亡也有多套標準,但難免會有一個過渡帶,例如在心跳停止一段時間後,大腦尚沒有徹底的缺氧,機體是可以被拯救過來的。而如果腦死亡了,那麼可能就毫無辦法了。

這篇論文的科學家還提到了一些真實案例,例如同樣是來自不列顛哥倫比亞省維多利亞市的一位患者,他曾經是一位警察,在1987年因為意外事故導致大腦損傷。即使沒有死亡,但也可能終身都無法蘇醒過來。但是他的妻子和孩子並沒有放棄,幾十年如一日的照顧他,並且每天都跟他講述一些生活中發生的新鮮事,期望著有一天他能蘇醒過來並且恢復健康。

但結果往往不能滿足我們的心願,常年累日的躺在床上讓這位警察已經不成人樣,即使再精心照料,身體皮膚也會潰爛,雖然他無法表達出來,但是他的妻子認為他一定在遭受著痛苦。

有一天他的妻子跟他說即使他離開,她跟孩子也會努力地生活下去,不久之後這位丈夫就在平靜中離去了。科學家認為他雖然大腦受損,但很可能還會感知到周圍環境的聲音。

生命體應該是這世界上最複雜的機器了,尤其是人類複雜的大腦充滿著諸多的神秘,死亡瞬間或仍然可以感知到周圍聲音,倒也並不奇怪。

你可能會喜歡
X
檢舉
請使用真實的郵箱如無法和您取得聯繫我們將無法對您的檢舉進行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