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花17000元租下山村小院20年,年輕男子辭職隱居深山7年,喂雞種地曬太陽,過著嚮往的生活

花17000元租下山村小院20年,年輕男子辭職隱居深山7年,喂雞種地曬太陽,過著嚮往的生活
2021/02/26
2021/02/26

就算雞血打得再滿,身處都市中的你和我,總有那麼一些時刻,會覺得身心俱疲,世界嘈雜,前路漫漫,想要逃離這個鋼筋水泥鑄造的冰冷叢林,如梭羅那般步入真正的盈盈綠意,找個村莊住下,勤於勞作,一日三餐,安然自得。於是嘴裡喊著「明天就辭職」,第二天醒來,咂摸起讓人恍惚的念想,卻還是選擇繼續過兩點一線的生活。對於另一些人來說,鄉間美夢實現起來卻並不費力。 比如張二冬。

當你清晨匆忙出門,在地鐵上昏昏欲睡時,張二冬正在欣賞終南山上含苞待放的野菊;當你中午邊吃午飯,邊要應對客戶時,張二冬正在杏樹下聽風小憩;當你加完班,伴著黑夜趕回家時,張二冬正在圍爐飲茶,聽蟬看書。

01終南山上,雞鴨鵝狗貓,柿子黃瓜和芭蕉

2014年,27歲的張二冬背著僅有的行李和幾塊畫板,在父母和朋友的不解中,獨自搬到了終南山上,開始了山居生活。第二年年初,他把自己的山居生活記錄成文字發佈到網路上,24小時內,閱讀量超10萬+,隨後又被800多個公號轉載,成為當年的大熱文。

張二冬也隨之火了一把,有讀者留言羡慕他的勇氣和愜意的生活,也有人斷言他一定會下山。

轉眼七年過去了,當年的留言者也許早已忘記了曾經的斷言,二冬卻依然生活在終南山那座小院裡,過著與世無爭,灑脫自如的生活。

五隻雞,三隻鵝,三條狗,兩隻鴨,一隻貓,一個人,一行十五口,組成了「秦嶺動物園·家禽和家畜館」,在空寂的終南山上,顯得格外熱鬧 七年的山居生活,是返璞歸真,親近自然,也是農耕細作,身體力行。

每天清晨,第一縷晨光照入窗內,略帶寒意,公雞履行著最基本的職責,報響了山中的第一聲鳴啼。

「秦嶺動物園」的成員們開啟了新的一天,雞鴨鵝在院中來回游走,狗子們你追我趕相互撕咬,慵懶的貓兒還窩在牆角裡,遲遲不肯起來。

沒過一會兒,二冬趿著鞋,慵懶地走入自己的「王國」,熟練地拿起水管澆灌著院內的花草果蔬,嘩啦啦的水流聲,在寂靜的院內顯得格外清脆悅耳。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