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人枯草堆裡尋「寶貝」,一年只有20幾天有,老人直言:給錢再多也不賣

温晗晗 2020/10/20 檢舉 我要評論

墊伏了一個冬天的農村人,也開始了一年辛勤的勞作,老人們則趁著這個時機,去地裡尋找一年只有十幾天採摘期的野菜,豐富自己家的餐桌。

兩位大娘挎著籃子,從村子裡慢慢悠悠地向村外走去,邊走邊聊著家長裡短,享受著這愜意的午後時光。「老人家,你們去幹什麼呀?」我湊上前去問道。「去那邊的土崖上,采點」寶貝「去。」一位大娘故作玄虛地回答道。

我們邊走邊聊,跟著大娘走到了村外的一個土崖上。這個村子位於黃河岸邊,附近有著名的旅遊勝地,《西廂記》故事的發生地普救寺。而這個土崖因其突出形似牛頭,而被她們稱為牛頭嶺。在土崖上,大娘在枯草堆裡四處翻找起來,乾枯的荒草似乎還沉睡在寒冷的冬天,不願意醒來。

枯草是蒿類植物,也就是青蒿,我們這裡稱之為咪咪蒿,成年的植株因其本身散發出一種奇特的味道,又把它稱作臭蒿。這種蒿在黃土原上大量存在,除了可以中醫入藥之外,成年植株不可食用。然而它的幼苗,卻是當地一個不可多得的美味食物。大娘在草堆裡細心地尋找。

不一會兒,大娘在蒿草堆裡挖出了一些幼小的嫩蒿。這種嫩蒿中醫上稱之為「茵陳」,又叫絨蒿、白蒿等,我們這裡習慣稱之為白蒿。因其」春則因陳根而生「故得名因陳。後因有人認為因陳是草,故在」因「字上面加了」草字頭「,被稱為」茵陳「。大娘說這種茵陳蒿需要兩三年才能在老根上生長出來,如果沒有這枯槁,就不會長出茵陳蒿。

農村有「三月茵陳四月蒿,五月六月當柴燒」的說法,三月春暖花開的時候,地上莖葉開始生長,嫩而有香氣,不但可以食用,而且有清肝利膽、解熱抗菌消炎、降脂降壓的作用,有頗高的藥用價值。但是到了四月的時候,其莖葉漸漸老去,不但失去了食用價值,其藥效也漸漸消失,到了五六月份茵陳便長成了灌木狀,不但完全不能食用,而且已經沒有了任何藥效,只能當柴禾使用了。

白蒿最好吃的方法是蒸成白蒿麥飯,其做法就是把采回來的白蒿擇淨洗淨,摻上麵粉,加上調料,上鍋蒸上十分鐘左右取出,拌上蒜醋等調味品,非常好吃。大娘說她每年這個時候都要采上一些白蒿來吃,幾十年來從不間斷,吃了白蒿飯,相當於給身體做了一次保養,每年不吃上幾頓便感覺少了些什麼,渾身的不自在。

但是這種蒿又不能在地裡種植,只能在荒蕪的土地上才能生長,所以越來越難採集,大娘在草窩裡找了一個多小時,才采了一大把。而且白蒿的可食用期太短,所以老人們都把它叫做「寶貝」,以前只有農村人才吃野菜,後來城裡人也開始食用白蒿,有些人還專門挖了去城裡賣,因其產量少,所以還能賣上個好價錢,在有些地方能賣到20多元一斤還不容易買到。

用了兩個多小時,兩位大娘各自采了這到一小堆白蒿,大概能蒸兩碗飯。我說大娘啊我也想吃了,你們把這賣給我吧?沒想到大娘說,不賣,給多少錢都不賣,我正覺得不明白啥意思時,其中一位大娘說,你把我們農村人當成啥了,這些滿地都是的草草還能拿來賣錢?這些給你拿回去吃,我們也不缺這點錢,要是你嫌自己在家做著麻煩,那你就等一會兒,我做好給你吃,很方便的。我趕忙說哪裡哪裡,我這是開玩笑的,您二老可別當真。

我對大娘說我也是農村人,也經常在農村到處拍照片,知道咱農村人的淳樸熱情,其實我最近也吃過了,是我母親在地裡挖的。不過兩位大娘告訴我說,白蒿雖然好吃,但也不能多吃,畢竟它是藥,性涼,吃多了也傷人,你看我們,每年就只吃上幾頓解解饞就行了。我想了想大娘說得也有道理,再好吃的東西食用都要有個度,不然就會好事變壞事傷了身體。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