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骨髓移植後又患惡瘤,灰心交代後事,求媽媽放棄治療,媽媽淚奔:天堂再好,沒有爸媽

姚会 2020/10/06 檢舉 我要评论

很多時候,壓垮人的,並不是困難,而是疾病面前的無能為力。「疾病」意味著什麼呢?它不僅是身體上的折磨,更意味著巨大的治療成本。疾病可能在一夜間改變很多人的命運。整個家庭可能因為一場疾病,由富裕小康直接掉進貧窮,並看不到任何希望。



「2008年,我患上再生障礙性貧血,經歷9年治療,於2018年做了骨髓移植。我以為和病魔的戰鬥終於結束了,卻沒想到,2019年我又確診了淋巴瘤。那一刻,我扛不住了,我給我媽交代了後事,讓她帶我回家,但我媽說了一句話,讓我淚如雨下,有了繼續戰鬥的決心。」劉金說。圖為2020年3月18日,北京空軍總醫院的病房裡,被病痛折磨多年的劉金望著陪自己的媽媽。



今年25歲的劉金是黑龍江尚志市馬延村人,她是家中老二,有一個姐姐已經出嫁。爸爸劉增發和媽媽包豔梅都是普通農民,靠種地為生,農閒時,爸爸劉增發會偶爾打打零工貼補家用,一家四口雖不富裕但也其樂融融。但這樣平淡的幸福生活在2008年2月戛然而止,當時才13歲的劉金因為身體不舒服,去醫院檢查後被確診為再生障礙性貧血。圖為劉金23歲時的生活照。

「爸媽平時連村子都很少走出去,但為了給我看病,這些年從黑龍江到天津、石家莊、北京四處奔波,輾轉各地的醫院給我治療,本就不富裕的家庭很快花光了積蓄,然後就過上了拆東牆補西牆的借債生活。」劉金說,她患病後,爸媽從未想過放棄,「期間爸爸還患上了膽囊結石,做了膽囊|摘|除|手|術,但他出院後顧不上休養,就開始打工為我賺醫療費。」圖為3月18日,躺在病床上接受治療的劉金。



「2017年冬天,我有一次看病途中遇上大雪,沒有力氣上火車,而剛做完手術的爸爸刀口還沒恢復好,無法幫我,情急之下,我媽背起我跑完長長的月臺擠上了火車,火車開動後,媽媽一下子癱坐在了座位上。」劉金說,媽媽聽人說吃素積功德,5年前就開始不吃任何肉食,「只要為了我好,他們什麼都願意做。」圖為3月10日,媽媽包豔梅在出租房做好飯後,給劉金去送飯。



2018年6月,一直靠輸血和服藥保守治療的劉金,終於盼來了骨髓庫中相匹配的骨髓。但進移植倉必須要準備35萬元的押金,而此時家中已經湊不夠這麼多錢,劉金的外公把占地補助款和一輩子攢的養老金共20萬全拿了出來,姑姑叔叔也伸出援手,但最後依然缺3萬,幸得愛心人士幫助,終於湊夠了錢把劉金送進了北京空軍總醫院的移植倉。圖為劉金在吃藥。

移植後,全家人都以為劉金能重獲新生,卻沒想到才出院一周她就出現了排異反應,劉金只好又返回醫院,隨後各種排異反應接連而至,短短一年半的時間,家裡又欠下了近70萬的債務。為了能及時輸上血,劉金的爸媽多次主動去獻血,以換得女兒可以優先輸血的機會。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户评论
你可能會喜歡
X
檢舉
請使用真實的郵箱如無法和您取得聯繫我們將無法對您的檢舉進行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