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他把老虎畫成「病貓」反成傳世名畫,專家放大5倍看,發現「另有乾坤」專家:看老虎眼神

他把老虎畫成「病貓」反成傳世名畫,專家放大5倍看,發現「另有乾坤」專家:看老虎眼神
2021/05/05
2021/05/05

很多人笑話齊白石畫老虎的水準太次,甚至有人說齊白石壓根就沒真正看到過老虎,沒法畫出老虎的「真容」,所以他畫老虎喜歡只畫個背影,勉強畫過一兩幅老虎的正臉,也是把老虎給「畫殘」了,不但畫不出老虎的威風來反而是畫出了一隻幼稚的加菲貓來。

齊白石虎

齊白石畫老虎的確是少之又少,他喜歡畫「虎背」是真,很少畫老虎的「正臉」也屬實,在他的《虎圖》中人們大概只在一套生肖冊頁中見過一幅畫了「正臉」的老虎,就是上圖這幅《富貴高逸》的生肖虎。這虎的正臉看著的確有些「加菲貓」的詼諧感,但他這樣子畫老虎恐怕並非是沒見過老虎瞎畫的,反而極有可能是模仿了故宮一幅傳世名畫的手法。

虎圖

在寶島故宮有一幅老虎「抱頭鼠竄」的名畫,畫中老虎的「長相」就是皺眉頭大鼻子鬍子拉碴的怪模樣,比齊白石幼稚的加菲貓形象來,這幅名畫中的老虎更是「悲催」:它瘦骨嶙峋弓起虎身撓首夾尾準備「溜之大吉」。如果說齊白石不會畫山大王,那麼這幅被故宮當成傳世名畫收藏的老虎圖畫得就更離譜了,那這幅傳世名畫為何將老虎畫成「病貓」了呢?

華岩

難道這樣一幅古畫的作者是個三流畫家嗎?相比三流畫家的作品絕對不會出現在故宮典藏裡面,水準低劣的繪畫更不會成為傳世之作。那麼先看看這幅傳世虎圖的作者是何人?此人乃康乾二朝享譽極高的一個畫家,當時就被譽為揚州畫派「三絕」大家,他就是金農、鄭板橋的好友華岩,最擅工動物,金農對其評價「恨不能踵其後塵」,可見華岩的水準絕非俗流。

病貓

這幅傳世虎圖被華岩畫出了現代簡筆劃的意外,又有一些動畫幽默的趣味,如果以現代創意插畫的審美來看這幅虎圖還是頗受小朋友歡迎的,但如果用傳統工筆的審美去看又似乎不太嚴肅、甚至有些畫得不認真過於隨性的「亂畫」之感,不過,老虎「抱頭鼠竄」的形象的確被畫得很真切,你一看就知道這老虎遇到了啥「天敵」想溜了。

毒蜂

你瞧老虎那「衰」樣簡直「慫」極了,它的左前爪搭撓著嘴巴、兩道白眉擠成個「八」字撇愁得不行,兩隻眼珠子翻向畫面右上角,感覺因為懼怕整個虎身拼命弓起來,虎尾巴簡直不好往哪兒藏,這模樣實在太讓山大王平日的威名丟臉了。如此懼怕的「病貓」模樣,它看到了什麼?這幅畫只是小幅冊頁中的一張,需要放大五倍我們才能清楚老虎看見啥了竟怕成這副貓咪般的慫樣來。

華岩繪畫

原來在這張冊頁的頂部右側藏著一隻細小的毒蜂,這只毒蜂是追擊「病貓」的前鋒,而這只喪氣的山大王雖然一路奔逃,但毒蜂還是緊緊跟在虎屁股後面不給它絲毫喘息機會,抱頭鼠竄許久之後它才甩掉了那群毒蜂,剛想歇息卻聽聞一陣「嗡嗡嗡」讓它毛都嚇得了豎起來,翻起虎眼偷偷往上一瞧——只見一隻領頭毒蜂已經趕到正準備給「虎臀」來一針!

華岩國畫

還有人說這其實是華岩的自畫像,因為畫中那只狼狽的山大王正臉模樣和華岩的畫像非常相似,華岩是想用這幅「病貓」來表達自己落魄的沮喪之情。不管怎樣,如果沒有畫中那只領頭蜂的存在,這幅「喪」得抱頭鼠竄的老虎也許就真的淪為畫壇笑柄了,但華岩是讓金農都大為服氣的繪畫大家,只消在畫角描出一隻不易察覺的毒蜂來,一幅「病貓」也能讓後世為之嘆服:不愧是一幅傳世佳作!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