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的累了!62歲老人傾訴「在兒子家做了5年帶薪保姆,還越來越被他們嫌棄」:我終於明白了養老靠誰

温晗晗 2020/11/23 檢舉 我要評論

提到「啃老」,我們就會想到「巨嬰」,很多年輕人步入社會了,卻依然不能經濟獨立,更別提孝敬父母。

這些人習慣了向父母索取,對於父母的付出習以為常,絲毫沒有感恩之心。如果這種情況延續到子女做了父母,那麼「啃老」勢必也會延續下去。

為人父母,本該懂得做父母的不易和辛苦,身上也多了一份責任感,但是總有些人,還是習慣性地向父母求助。

01、

現在的年輕人總是喊著自己的壓力大,生活成本大,每月的房貸車貸還有信用卡的壓力,讓他們喘不過氣來,他們太需要老人的資助和幫忙。

很多時候, 人到老年,內心就會變得柔軟起來,見不得自己的孩子受點委屈,寧願自己委屈受點罪,也要滿足孩子的要求。

現實生活裡,往往越是心疼孩子,捨不得他們吃苦受罪的老人,到最後卻是被嫌棄的,讓老人越老越感覺自己的養老沒了指望。

都說「養兒防老」,可現如今卻流行「養老防兒」,都怕自己有個啃老的兒子,積蓄都給他們花了,唯一的退休金還要被他們惦記。

院區裡的62歲將阿姨前段時間,剛從兒子家回來,每次見到我們年歲小些的人,就跟我們說:別把自己完全奉獻給了孩子,我在兒子家做了5年的帶薪保姆,讓我明白了養老靠誰?

02、傾訴人:62歲的將阿姨

我今年62歲了,老伴去世了8年,獨生兒子也結婚有了孩子。我前段時間剛從兒子家回來,在他那裡做了5年的帶薪保姆,讓我明白了養老靠誰?

老伴是突發疾病走的,那時我還沒有退休,兒子也剛參加工作,突然失去了最親近的人,內心的失落悲傷真的無法言說。

我退休的第二年,兒子在外地結婚,我把我自己的一套商住房賣了,加上我半輩子的積蓄,給兒子買了婚房。

後來,兒媳懷孕了,我就過去幫忙做飯收拾家務,接著伺候月子,帶娃。

我是高工退休,每月有6000多的退休金。兒媳坐月子的時候,我一次性獎勵了她1萬塊,兒媳也就在收到轉帳時露出笑臉,多叫了幾聲「媽」。

以後的日子裡,兒子兒媳以各種藉口不拿生活費,家裡的一切開銷都是我在支付,他們卻是一個快遞一個快遞的買。

去年,我身體不適,去醫院檢查,我想做無痛檢查,可兒媳卻說無痛的要多花幾百塊錢,還不好查出病原。兒子在身邊,一句替我說的話都沒有,似乎也默認了兒媳的話是對的。

檢查回來了,沒有什麼大的毛病,可能是我那幾天累著了,再加上天氣的變化,所以感覺不舒服。沒想到兒子兒媳不僅沒有安慰我,還說我整天的瞎琢磨,亂花錢。

經過這件事情後,我反思自己在兒子家這5年的經歷,我覺得我不僅成了兒子家的免費帶薪保姆,還越來越被他們嫌棄。

我找了個時間,把兒子兒媳叫到了一起,跟他們說我決定回自己家了,讓他們自己過好生活。對於他們,我已經盡力了,付出了自己能夠付出的,往後餘生,我要為自己活一回。

兒子兒媳說了很多的話,大意就是我走了,孩子誰來接送,他們還要工作,沒有時間。我說,你們的工資都不低,該怎麼做,不用我來教你們。

兒子兒媳看我去意已決,也就沒有挽留,兒媳只是說自己命不好,她的姐妹命好,找了父母都在的人家,不僅幫忙帶孩子,還每月給多少的生活費。

我也沒有搭理她,只問了句,他們的房子都是全款買的嗎?人要學會知足,才能夠把日子過好。

兒媳不再言語了,只是嘟囔,那你以後的養老也別指望我,你現在不幫我,老了我可不管你。

真的是讓人寒心,我把自己的所有都奉獻給了他們,只給自己留了套單位裡的小房子,他們現在什麼壓力都沒有,只需要帶好孩子,過好自己的日子就行,怎麼就不知足的呢?

後來,不管兒媳再怎麼說,我還是一去不回頭。 我回到自己原來的小房子裡單獨居住,雖然一個人的日子清淨,也想念孫子和兒子,可我也要適應,不能總想著依靠兒子,養老還是要靠自己。

回來後,我就把房子重新粉刷了,也換了簡單傢俱,讓房間顯得空曠些,一個人住著舒服些。

早晨我會去廣場跟大家一起打會拳,然後轉轉彎,閒聊一會,去超市買些菜,回家做點飯。一個人的日子也要精緻,把各自營養搭配好。

午睡後,我會起來收拾一下房間,放上佛曲音樂,靜靜地坐在陽臺的籐椅上,曬著太陽,品茶,看書,或者是聽雨,想心事。

平時也會跟要好的姐妹相約一起坐坐,彼此在家裡相聚,吃吃飯,喝喝茶,閒聊心事,偶爾也會相約出去旅遊,日子過得很愜意。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