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一男子與3女子未婚生娃 前女友們:他沒說過有孩子

一男子與3女子未婚生娃 前女友們:他沒說過有孩子
2021/01/15
2021/01/15

文字让你成为事件的见证者!大家好,我是大树,专注新闻资讯报道,希望通过文字的力量带您亲临现场,对您有所触动。

自己剛生產完不到一周,男友呂某就以外出打工掙錢為由,從江西到了雲南大理。幾個月後,在男友住的房間裡,小蘭(化名)發現男友行李箱中混裝著女士衣服。聯想到此前男友電話不接、微信不回,還讓自己背上幾十萬的貸款債務,她懷疑,這個曾與她同床共枕的男人是個騙子。

更令小蘭沒想到的是,隨著調查的深入,她發現牽扯其中的女子不止她一人。小蘭至少發現了4個與呂某相關的女子。其中,連同她一起,有3人在未婚狀態下為其生子,「最大一個孩子已有八九歲。」另外,還有一女子在婚後懷孕6個月墮胎、離婚。而這個叫呂某的人,在不同人面前,有著不同的名字:呂芸伯、呂樊、呂大龍……

收集到這些證據,小蘭感覺天都快塌了,「要是早知道他有孩子,我是肯定不會跟他在一起的。」

之後,小蘭以控告呂某犯詐騙罪向當地公安機關報案。大理市公安局以該案系二人在共同生活期間的經濟、債務糾紛,不屬於公安機關受理詐騙案的范疇為由,未予立案。

接下來,小蘭表示她將向法院提起訴訟,「起訴他重婚罪、還錢,給撫養費。」

↑小蘭與不到1歲的兒子。

一次旅行

二人確定關係並生子

現在,小蘭和呂某不到1歲的孩子仍獨自住在大理的客棧中。這棟3層樓的客棧,原本是男友呂某邀約小蘭的親叔叔一同租下來經營的,不過目前這裡建築垃圾四放,牆面油漆粉刷未完工,裝修停了下來。

小蘭和男友都在大理古城,但小蘭找不到他,「不跟我說具體地址。」而當她找上門時,和男友一屋同住的女性,則被男友稱之為「普通朋友」。

小蘭和呂某是在一次旅遊中認識的。在豆瓣的旅遊興趣小組中,他們是同一小組的成員。2018年12月底,小組成員相約去大理爬山,小蘭便獨自從江西到了大理。

「自我介紹時,他說他叫呂芸伯。」網友見面,可能會略感生疏,但小蘭說,從山上下來時氣溫很低,呂某不經意間主動幫她掖褲腳的動作,讓她對他產生了好感,「覺得這個男生很體貼、細心。」

得知二人都是做裝修的同行,共同語言就更多了。在大理待了一個多月,在離開大理的頭一天,呂某邀請她一起同遊古城。半天遊玩之後,二人發生了關係,並確立了男女朋友關係。

呂某的家在吉林省松原市,確立關係後幾個月,雙方都去了各自的老家。2019年5月左右,在松原的小蘭發現自己懷孕了。對於意外懷孕,小蘭猶豫過,她也問了呂某的意見,「他說懷孕了就生下來。」而對於懷孕了要結婚領證,呂某則告知她「可以」。

小蘭說,在懷孕初期,懷孕的事未告知家人。稍稍穩定之後,她主動向呂某提及領證結婚的事。小蘭說,呂某並未說不領證,但就是以各種理由拖延,「比如要考駕照,考完駕照又說身份證、戶口薄過期要換新,或是肚子大不方便,等生完孩子再結婚……」加之這期間,呂某對她體貼入微,做飯、洗衣,一樣不落,小蘭也沒有逼迫得太緊。一直到她懷孕八九個月,兩人領證的事都沒有定下來。

但在呂某回老家換證期間,一天,小蘭無法聯繫到呂某,在聯繫呂某父親時,其父親在電話中告訴小蘭,呂某曾經有過一個小孩,「已經有八九歲了。」

那是小蘭第一次從他人口中得知男友有孩子的事。小蘭說,「如果他一開始就告訴我他有孩子,我肯定不會跟他在一起,更不會生下孩子。」小蘭家人得知後,也勸其「考慮清楚」。

在掛斷呂某父親電話後,她立即詢問醫生還能否墮胎,但醫生告知孩子月份太大,不建議墮胎。

小蘭說,呂某回來後再三向她道歉,並保證會對她和孩子好,「說之前生孩子那個女的對他爸不好,所以帶著小孩離開了。」

生完孩子不到一周男友離開

到大理發現男友箱子內有女性衣物

小蘭生產前,他們一起回到小蘭的老家。2020年年初,小蘭在江西老家誕下一名男嬰。生產後不到一周,呂某便離開江西到了雲南大理,「說是出去掙錢。」小蘭說,呂某在大理的日子「就像失蹤了一樣」,經常一天都打不通電話,「讓他發定位也不發。」

而此時的小蘭,已經負債累累。她說,二人相處期間,她辭了工作,呂某也沒有收入,二人均靠借網貸和刷信用卡維持生活。「都是以我的名字在借。」她計算了一下,兩人相識的兩年中,呂某共計從她信用卡中刷走了32萬餘元,並以她的名義借網貸10萬餘元。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